移动创业者程铖:这是一个最好也是最坏的时代

060505

程铖带领的“旅行派”创业团队

TechWeb  6月5日报道 文/安东

程铖,2008毕业于北京大学。从辞职离开港资企业到下海创业,如今三十岁的他,已经带领团队在推进第二个移动互联网创业项目。“对于创业者来说,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。”他说,“就像一群赌徒,他们做的只能是ALL IN,然后等待成功,或者失败。”

如今的移动互联网市场,早不如之前般有个新鲜的idea就可以加入战局。在早已饱和的市场中有了方向,组建团队之后,还需要在融资市场的泥淖中抓住投资人的眼球,让项目在初期活下来,才有继续生长的可能。而未来推广的惨烈、巨头的压力以及竞争的激烈,都不是空有一腔热血的人可以坚持。如同程铖所说,“99%的创业项目都会死掉,但依然有100%热情的人在涌入市场。没办法,做喜欢的事情,就是有人前赴后继。”

创业成功的根本在于团队

程铖的第一次创业选择了个性定制B2C领域,类似于国外Shutterfly的模式,但在项目启动之后,程铖发现整个项目与国外的模式有太大的差距,在项目启动两年之后,团队就被迫收购。“其实当时这个领域选得并不好,市场盘子本来就不大,再加上那时获取用户的成本已经很高,所以当时就直接贱卖了。”

实际上,很多的开发者都有着不止一次的创业经历。程铖的师哥,现任唱吧CEO的陈华,也是经历过多次创业才最终在唱吧这个项目上获得了成功。创业的成功,有着必要的条件与规律,但也像是随机游戏。

回忆起第一次创业的经历,程铖说是因为年轻,所以第一次创业很有冲劲儿,甚至有点儿愣头青,但依然不可避免地要走些弯路。整体市场规模与刚性需求是第一次创业最大的复盘。后来经过几年的打磨,再次创业的他才觉得,在这个巨头并立、资本活络的时代,团队的质量才是创业的根本。“很多团队有着很好的idea,也有靠谱的方向,但是得不到融资人的认可,核心因素就是团队有短板。”

程铖解释到,由于创业团队初期人都很少,所以每个人都是团队的核心,这就要求团队中每个人能力与性格要形成互补,“比如我的搭档是技术型,性格相对内敛,而我不会coding,偏运营商务背景,性格就偏强势一点,我们之间的合作就很适合,也能对项目的推进有着益处。”

“而我现在的团队,包括我在内全职有6人,大家都来自于微软阿里百度等这样的大企业,有着很好的技术和公司背景。而且大家年龄相当,团队中不止一人有两次创业经验,相对靠谱的团队,加上一个靠谱的产品和发展方向,自然会有投资人认可,这也是我们成立两个月就拿到百万级人民币融资的原因。”

国内创业面临着多重压力

在业内一般人的思维中,都认为创业确实很难。尤其移动互联网行业,不仅要面对、依靠资本,与巨头争人才、争市场,要在激烈的红海竞争中挣得一席之地,着实不是一件易事。

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,对于国内创业者来说,创业的全过程都离不开钱。资本的支持,是创业者首先需要面对的问题,也是他们获取外界支持的最大压力之一。

“在创业领域的选择上,要做到即贴近热点,又关注细分。”程铖说,“在这个巨头并立的时代,资本的关注点都在热点与红海,过于垂直的领域资本不会看好,但同时垂直领域又是规避巨头、找到切入点的好领域。所以在创业领域的选择上,要谨慎而聪明。”

程铖第二次创业项目“旅行派”,切入的便是在线旅游领域。相对于去哪儿、携程等等大型在线旅游公司,程铖所选择的创业点在旅游前期攻略和信息的搜集及整理。“现在大部分用户在出发旅行前都是用搜索引擎去搜索,收集到的信息多、杂、乱,这就是我们需要解决的用户痛点,为用户提供旅行出发前的信息收集、整理及汇总。”程铖解释道,“因为在线旅游行业是一个全产业链的巨大市场,没有企业能够全产业链布局,所以在这个热点行业里,就给了我们更多垂直细分领域的选择。”

其次,国内创业团队面对着巨大的人才压力。团队成员作为创业的核心力量,需要全面优秀而抗压性强的人才。但是,人才作为最为宝贵的资源,获得的成本极高。“有着资本压力的创业团队本来在人才的争夺中就处于弱势,更有巨头垄断着人才、市场等等资源。他们宁肯用钱养着这群人不用,也要先争夺到自己旗下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第三,程铖提出,对比国内外创业环境,国内有着一个明显的“文化压力”。所谓“文化压力”指国人较强的地域归属性,而这个归属性在北京这种创业集中地域的直接反映就是买房,这也让很多创业者或者团队成员有着短浅的对“钱”、“回报”的概念。

“所以很多创业者顾虑太多,房子给了他们太多的生存压力。创业要有勇气赌上一切,这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的出来。所以我一直同意一句话:你付出的勇气和魄力与你之后的成就成正比。”程铖说。

即使国内的创业环境存在着诸多的压力和困难,程铖依然认为国内的创业市场依然是比较公平的。靠刷脸、靠关系依然是不可能做成事情,创业团队真正比拼的是产品实力、运营实力、资本实力等等。

国内创业者心态依然浮躁

在程铖这样的创业者的生活中,并没有“上班、下班”这样的概念。他们在北京互联网圈子熟知的创业者聚集地“3W咖啡”租赁了开放式的办公室,过着以项目为中心的生活。

3W咖啡为创业者们提供均价低于写字楼的工位价格,并利用自身优势为其提供投资、媒体、招聘等等各方面的创业扶持,但创业团队的入住依然需要3W咖啡的层层筛选。如今,3W咖啡也建立起了创业基金,为合适的项目提供50万元左右的种子轮投资。

“实际上来寻求投资和入驻的创业团队非常多,半年以来我们大约见了50多个团队,但是这些团队存在两个极端,一类是有着靠谱产品和方向,很优秀;而另一类则空有热情,项目却没有现实操作性。前者不会再乎我们这个档次的扶持,往往会寻求其他更大笔的投资,而后者投资人也都不会看好。”3W孵化器运营经理谷宁向笔者提到。

“所以现在国内的移动互联网投资环境,往往是投资人手里大量的钱投不出去,而同时又有大量的创业团队找不到钱。靠谱的团队和项目少,而谨慎的投资人现在越来越多,跟热点、跟风投项目已经成为大部分投资人在做的事情。”程铖说。

而程铖如今已经不需要担心这些,百万级的投资、一场创业比赛的冠军,靠谱的团队和产品,成为了他们受到投资追捧的理由。“所以我一个礼拜差不多要拒掉好几个投资沟通,我还是觉得在创业初期,钱太多对团队不是好事。如今我们依然是省着花,慢点花。”

程铖表示,现在国内很多创业者太过于浮躁,尤其是初次下海的创业者。连续的创业老兵,在前期会有冷静的预判,懂得控制方向和速度。而很多经验少的创业者在拿到第一笔钱之后就会过于乐观,他们没有意识到,拿到钱只是刚刚站起来,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有太多太多的困难需要去克服。

“所以很多的创业团队拿到种子轮、甚至天使轮投资后不久就会死掉,并不是他们的项目不好,而是节奏不对,心态过于浮躁了。”程铖说。

创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

现在的程铖和他的团队,早上5点起床,晚上12点睡觉,不熬夜,适时运动,以项目为中心,却也关注着自己和成员的生活和健康。

“在心态上,创业是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所以你在工作的时候是幸福的。而我的压力,在于作为团队的联合创始人,需要为团队每一个人负责,把项目带到新的高度和水平,而对市场的不断试错过程,也是创业经历中不可避免的一环。”面对初期的创业团队,似乎一路走的并不是特别艰难的程铖也有着自己的压力。

生于86年的柴可,和程铖一样也都认为创业实际上是一个幸福的过程,而柴可公司旗下的女性经期软件“大姨妈”已经完成了千万美元级的C轮融资,对于在医学之家从小耳目濡染的他来说,能够通过经期软件来解决国内女性经期的很多问题,是社会价值、个人价值的实现。

而陈华,则从一个意气风发的创业青年,成长为这个互联网时代的老兵。他用了十年的时间,从入职外国IT巨头到回归国内大型互联网企业,从白手起家创立公司到挽起裤腿下海抢占移动互联网地盘,唱吧,也许就是他对互联网行业甚至自己人生能够交出的最好答卷。

实际上,无论是程铖,还是柴可、陈华,对于“幸福指数”这件事情,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评价标准。而对于创业者来说,产品的成功、用户的认可,投资人的支持,都是这种幸福感的来源。笔者所接触到的创业者都表示,这种幸福感和成就感,是贯穿在整个创业过程中的,是一段深刻而值得铭记的人生体验。

“所以创业是幸福的。”程铖在访谈的最后提到,“尤其在移动互联网爆发的这个时代,我们做了时代浪潮最前端的那一群人。我们需要承认,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市场爆发、资本活跃、信息触手可及、行业贯通而开放。但同时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,巨头垄断、资本横行、社会功利现实、对手狡猾而残忍。但这就是创业者需要经历的一切,有勇气去奋斗,才有资格得到回报。”(安东)

  • 维客屋-wekeywu.com-我们(We)关注(Key)互联屋(Wu)

Copyright © 2014-2018 维客屋 All Rights Reserved

浙ICP备08109535号 浙公网安备 33020602000035号

AA

回到顶部 快速评论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