硅谷最大的敌人是自己

fear-itself

硅谷之所以为硅谷,某种程度上,正是由于它的“反叛”。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生活在落后的官僚主义之下,但随着软件“吞噬”我们的世界,也造就了硅谷与外界格格不入的气质,他们经常否定传统观念,蔑视现状,并且试图利用手上高科技这把利刃,推翻传统帝国,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,为我们所有人带来一个光明的未来……

至少,这是我们眼中的硅谷。“他们是疯狂的一族,不合群的一族,叛逆的一族,惹事生非的一族,不循规蹈矩的一族, 但他们看待事物的方式又与众不同。”但问题是,当你成为一个真正的成熟男人之后,就很难再变得与环境格格不入,也不能再那么叛逆。毫无疑问,这也是硅谷的现状。

美国财经记者Justin Fox和Fred Turner在《哈佛商业评论》是这样说的:

颇具讽刺的是,如今的硅谷已经是一个被企业花言巧语统治的地方了,而这些恰恰建立于商业反叛时代之上……曾经把人们带进计算机的研究天堂,也带给了我们一种反传统的文化…..厌恶政治,忠于自我,这些是政治变革和社会运动的基础……赋权是消除不同人群之间的结构性差异的一个办法。不过无结构是一个问题,但当你和其他人有着文化相似性,或基因和外表相似时,这就不再是一个问题。所以Stewart Brand(著名作家,Stay hungry,Stay foolish一句原作者)圈子里的人往往都和他相似,也就是说,他们绝大部分都是白人,而且以男性为主,其实现在很多硅谷精英也是如此。

这一点,从谷歌发布的多样性报告数据里也得到了量化验证。在谷歌,这家全球最具创新的公司里面,83%的员工都是男性,94%是白人或亚洲裔,这真是个惊人的数字。

硅谷被上流社会占领

好了,上面我们谈到了种族和性别问题,现在我们来谈谈阶级。下面这段对话,是新闻聚合网站Digg创始人Kevin Roose在接受Vox网站的Ezra Klein采访的内容:

Ezra Klein:你看过HBO的新剧《硅谷》吗?

Kevin Roose:是的,我很喜欢这部电视剧。但是其中有些地方并不真实,如果你了解现在硅谷的从业人员和极客圈子的话,就知道电视上面演的这帮不懂社交黑客家伙,其实不代表如今的硅谷主流人群。现在硅谷工作的人很善于交际,长得很好,而且都是从名牌大学毕业的。过去硅谷里面都是怪咖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,现在待在硅谷里的那帮小伙儿都去过华尔街。

我和一个前高盛员工交流过,这个人后来投到了科技行业,他在科技圈有一句名言,””小心那些漂亮的人”。

一直以来,《纽约时报》都自封为美国的阶级仲裁者,现在连他们都对旧金山越来越着迷,报道科技圈的新闻也越来越多。但同时,旧金山的无政府主义人士开始抗议谷歌员工特权大巴,以及整个科技圈。旧金山曾是反传统文化的天堂,那里充满了无政府主义者,艺术家,怪咖,叛逆和不满现状的人,但现在,他们逐渐被排挤出这个城市。

这有些不公平,在湾区还是有不少人虽然出身名校,但他们是缺乏社交能力的极客和反主流文化的怪咖,这帮人一样不喜欢现在的硅谷,反而更愿意生活在过去的旧金山/硅谷之中。现在,就连一些学校的广告都是“毕业后能在苹果,谷歌,和Facebook找到工作”。不管怎样,科技行业曾经是工程师和不拘小节的极客们的天堂,现在成为现代美国,甚至是全世界范围内上流阶层的行业。

这是个问题。

硅谷需要什么

有一件事可以肯定,硅谷的现状肯定不利于多样性和平等性。《纽约时报》的Paul Tough表示,“说的直接一些,有钱人的孩子从好学校毕业,穷人和工人阶级的孩子却没机会。”Kevin Roose也认为,那帮常青藤毕业的学生其实就代表了一个阶级,他们往往“不喜欢承担风险,也不敢尝试新事物….很多学校的孩子都属于这类人…..他们只想赚钱,他们想要等级,爬到更高的职位上。他们希望当自己告诉别人在哪儿上班的时候倍儿有面子。如今的银行业已经不行了,而像谷歌这样的公司,就能满足他们的虚荣心。这帮人心里都存在规避风险的侥幸心理。”

科技行业不需要不愿承担风险的毕业生,就算他们来自名牌大学,而是需要的是“不合群的人,叛逆者,以及惹事生非一族”,科技行业需要敢于辍学的学生,需要一帮反主流文化的人。

但是有时现状会让人啼笑皆非,因为相比于科技行业对反主流文化群的需要,现在反主流文化群体反而更需要科技行业。虽然硅谷一直被人诟病是由风险资本营造出来的乌托邦,但是放眼世界其他地方,你能找到第二个硅谷吗?睁开眼睛面对现实吧,这个地球上不少地方都很糟糕,虽然和过去相比有所改善,但其实都还不够好。这就是事实。

科技行业不需要满足现状的人,他们是一群出身富裕上流社会的名牌大学生,这帮人不愿意承担风险;而那些不合群一族,叛逆一族,惹事生非一族,不循规蹈矩一族,反而正在被科技行业边缘化,这些人开始畏惧硅谷,甚至把硅谷看作是敌人。

事实上,科技行业需要那些不合群的人,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,因为他们能够启动创新变革的引擎。现在,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希望,比如Hackersapces和比特币的兴起。但真正让人感到担心的是,那些“看待事物与众不同的人”在硅谷的空间会越来越小,因为硅谷曾经的反叛精神正在无情的被“上流社会”吞噬。

VIA TC

相关内容

如今的硅谷究竟是什么?

[转载自 雷锋网]

  • 维客屋-wekeywu.com-我们(We)关注(Key)互联屋(Wu)

Copyright © 2014-2018 维客屋 All Rights Reserved

浙ICP备08109535号 浙公网安备 33020602000035号

AA

回到顶部 快速评论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